转载

posted on 2010年4月30日 16:06 由 昊子

我有个同学在北京的某中学教书。很久不联系了,今天去她的blog上踩了踩,看到了下面的文章。
教育这个行业,永远能带给我们无尽的感动。对于我而言,成就感和幸福感,往往就来源于此。
顺便想了一下,要是文中的女孩子能参加LOL征文……

以下为转载。
*****************************************************

我一学期的活儿全都干完啦,现在就剩下收拾书包好过年。吃着橘子晃到初三年级组,看语文老师改好的期末考试作文。
 
我们不是有一个患脑瘫的女孩子吗?她的作文写的真好。题目是《我的朋友》,写前些天下大雪,听着窗外操场上同学们玩雪的嬉闹声,自己只能坐在轮椅上,又羡慕又无奈。
 
这时班主任——还是玫瑰花老师!——一边套着手套一边跑来教室,把所有人都轰到外面去玩(初三耶,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耶),叫她也一起去。她大概是不愿意麻烦别人吧,一个劲儿地拒绝。
 
玫瑰花老师不由分说,让平时负责帮她推轮椅的几个男孩子推着她来到了花园里。
 
她感觉到脸上凉冰冰的雪花,已经很高兴了。玫瑰花老师弯腰团了一个雪球,放在她的手里。她用非常浪漫的笔调描写了这个雪球的温度。
 
玫瑰花老师又喊来一个打雪仗打得正哈皮的男孩子,让他端端正正地在轮椅前几步远的地方站好,然后开心地对女孩子说:打他!
 
她说,自己从来没有玩过打雪仗,攥着雪球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扔好。对面的男孩子一方面很乐意站在那里挨打,一方面又本能地想要躲避,结果表情和肢体动作都很纠结,逗得她完全没有力气,雪球好不容易扔出去,只落在了他的脚底下。
 
她说,其实我不舍得打他。
 
玫瑰花老师意犹未尽,又团了一个雪球交给她。这时很多孩子都意识到了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大呼小叫地跑过来,争着挨打。
 
她仍然把雪球都扔在了他们的脚底下。别的人也把雪球轻轻地扔给她。这一班孩子就玩着没有人真正挨打的打雪仗游戏,玩得小脸红扑扑。
 
“回到教室里,大家互相传递着护手霜,也给了我,但是我拒绝了,我希望这个时候手上的感觉能够保留下来。”
 
她写道,我的朋友不是哪一个人,而是他们所有人。
 
后来她对玫瑰花老师说,以后再也不想玩打雪仗了,因为这一次已经足够。“老师温柔地笑了。”
 
这不是这次年级最高分的作文。最高分给了一个男孩子,貌似他写的是自己陷入恋爱中的甜蜜心得。
 
看了这些作文,我忽然很想吃暖呼呼一纸包的糖炒栗子。





评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