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006 - 日志

From:http://askme0622.spaces.live.com/blog/cns!19BA5E3DDC9580D4!808.entry(2006.3.28.)   新学期,新JA   新学期,JA的课程又开始了。这次要保证课程的完整,从头到尾好好上完高中的课程。必须承认,回到21世纪学校,我仍然觉得很是头痛。尽管高中生比初中小朋友懂事,但他们更多了几分桀骜不驯、更喜欢哗众取宠,当然,以男生为主力。不知是我太老了还是他们真的太小了,总觉得我们高一时比他们更成熟,比他们更懂得尊重别人,即使是陌生人。我不得不努力,让自己不要戴上有色眼镜——所谓有色,绝对不是说看不起他们,而是我们的文化背景真的有差异。我一定要说服自己,这些孩子和所有的中学生一样,我一定要让自己尽可能的忽略他们的家庭和经济背景,我深深知道这对于自己上课至关重要。
From:http://askme0622.spaces.live.com/blog/cns!19BA5E3DDC9580D4!785.entry(2006.3.16.)   在JA的培训中,Jenny讲了这样一件事:JA的一个活动叫做“《生活的准则》征文”,有一个小女孩获奖了,她在颁奖晚会上表演的节目就是朗诵她的作文。她介绍了自己的生活:她和弟弟是孤儿。他们的父亲突然去世,母亲患精神病离家出走。她很害怕同学们知道了会笑话她,于是不敢让别人知道,可是自己又没有生活来源。有一天学校让学生交45元钱的上机费,她没有钱,就去收废品。忽然遇到两个平时觉得不太友好的同学,问她在做什么。她支支吾吾地说,自己在捡实验课需要的瓶子。那两个同学说,不对,你那个袋子里还有纸片呢。她只好原原本本地说了事实,然后恳求两个同学千万不要告诉别人。那两个同学听了她的故事,一下就被感动了,于是帮她一起捡瓶子,买了25元钱,加上她平时节衣缩食省下来的钱,终于交上了上机费。还有很多类似的别人帮助她的故事。她和弟弟现在被一个流浪歌手收养。歌手到各地唱歌赚钱,寄回来让他们赖以生存。中学免去了他们的学费,让他们可以受教育。文章的最后,她说:“这些事情让我感到,人还是可以相信的。”
Only a joke:) From:http://askme0622.spaces.live.com/blog/cns!19BA5E3DDC9580D4!636.entry(2006.1.9.)   今天去JA那边做新教材的校订 没成想遇到一个弱智翻译翻出来的教材 完全没有经济学常识不说 文字都不通顺   最最不能忍的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么 阿达姆·史密斯 Adam Smith
From:http://askme0622.spaces.live.com/blog/cns!19BA5E3DDC9580D4!551.entry(2005.12.13.)   关于“最后一课”的Q&A 跟Medi讨论了一些问题,放在这里当作Q&A,当然,征得了Medi的同意的,呵呵。   Mediteranean:忽然想说几句,觉得写在你的blog留言上不大好,所以就在这里了。 首先是说你不大喜欢那些孩子,可是最后又成喜欢了,原因就是小孩子们对你的接纳和认同。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妥,喜欢不喜欢不好因为别人对你的态度而定的。不过要做老师接受所有孩子确实是个挺不容易的过程。
From:http://askme0622.spaces.live.com/blog/cns!19BA5E3DDC9580D4!511.entry(2005.12.3.)     “最后一课”的总结   JA的最后一节课结束了,很平淡,没有想象中的激动与不舍,只是匆匆赶去匆匆赶回。忍不住在想,是我变了么?为什么“给中学生上课”这样一件本应让我有实现梦想的激情的事情,现在却只是让我平静的思考而已?   也许因为,参加JA本来是一件功利的事情。因为看到JA的赞助商们都是经济学学生梦寐以求的外企,期望能跟企业里的人挂上钩,这样的愿望成为教书的一大动力,这本身也许就从一开始便决定了我不会也不可能投入太多的感情在其中。
这一篇除了JA之外,还介绍了另外2个志愿者活动。 From:http://askme0622.spaces.live.com/blog/cns!19BA5E3DDC9580D4!466.entry(2005.11.19.)   Tina在space上做了MSN好友普查,她问:“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你始终坚持没放下过的,有什么呢?”很多人回答了她的问题,我也关注着这些答案。我发现,我的答案跟别人的不一样。   毕竟space是好朋友的地盘,不是正式的调查问卷,想来大家的回答也大多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所以多数人的答案要么是一种生活状态(比如“坚持胡思乱想”、“坚持凡事不要那么坚持”、“坚持好好活着”、“坚持让每一件能够引起自己注意的事不随便从脑子里溜走”…),要么是自己喜爱的人事物(比如老公啊、张学友啊、唱歌啊…),当然还有小培那样可爱的答案(坚持吃饭、睡觉、烟、发呆)。我说,我坚持的是志愿者和义工的活动。大约只有这一个回答,是实实在在的一件事。
From:http://askme0622.spaces.live.com/blog/cns!19BA5E3DDC9580D4!420.entry(2005.11.2.)   今天过得忙忙碌碌。   下午就要去教高中的《青年理财》课程,可是上午九点半才开始备课,而且,关键问题在于我根本不知道该上哪一课了。说起这件事来就让人生气。JA的志愿者是由企业志愿者和学生志愿者共同组成的。企业的人都忙,这我当然可以理解,但是《青年理财》2个企业志愿者+1个学生志愿者,结果那个外经贸的学生一次课都没上就以“要考试”为由退出了;然后两个企业的人纷纷出差,造成两次没人上课;紧接着一个说每周例会改到周三必须参加,也退出了,另一个(还号称是课程负责人)跑去新加坡干脆放手不管。于是……我又做了这个冤大头,我有病啊,去接人家都不要了的烂摊子,还是主动的!!!
From:http://www.blogcn.com/user3/askme/blog/24877217.html(2005.9.23.)   作为JA(www.jachina.org)的志愿者,去21世纪实验学校上课。我们这一组有四个人,负责初中部《国际市场》课程,我当仁不让的打了头炮。应该说课堂上的李老师发挥得还不错。虽然来选课的孩子不多,但是我很欣喜地看到他们都听得十分专注,并且极其活跃的回答我的问题。事实上从我走进教室那一刻,心一直悬在半空,直到我走出教室也没能放下——是一个高二过来旁听的孩子打消了我所有的紧张,她说:“你有当老师的天赋,考虑干这行吧!”大约这所学校的孩子家境都比较好,知识面也相对宽广。他们思维的活跃性几乎要让我吃惊。虽然我是一个喜欢鼓励别人的人,但是如果作为老师,我通常会到“很好”为止;这些孩子却几次让我说出了“非常好”。甚至有一个孩子,主动跑来问了我一个问题,是我在大学中才学的,而他只有初一。今后有十周课程,不出意料的话,我会讲三课。希望我真的能够成为一个好老师,至少,圆了儿时的教师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