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JA志愿者日”活动精彩演讲(三)

posted on 2007年11月21日 13:26 由 Holly
波音总裁王建民在清华大学演讲
波音中国总裁王建民在清华大学演讲

波音中国总裁王建民先生谈职业人生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来宾,同学们,朋友们,大家下午好!聆听嘉宾智慧,启迪梦想未来,欢迎来到JA志愿者日暨清华学子财富论坛第68场活动的现场。本次活动的主题是“您的导航图——波音中国总裁王建民先生谈职业人生”。王建民先生1944年生于中国福建省,1967年于美国圣易路易斯大学电机工程学系获得学士学位,后于美国罗拉密苏里大学获得硕士学会,1997年他开始担任GE中国的总裁,2002年他又成为波音中国第一任华人总裁,王建民先生职业人生像一本书,里面写满他的人生经验和生活态度,对我们更是一部立志典藏,下面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王建民先生。

  王建民:谢谢那么好的介绍。今天下午我非常高兴有机会跟各位同学分享一下我的一些想法。我先稍微介绍一下波音公司和全球、中国的航空市场,然后再讲一下我自己作为一个职业和领导人的心得。假如我讲的时候,各位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提出。

  我先讲一讲波音公司在中国的业务。波音公司在中国很多的地点,有不同方面的合作。航空业是跟着全球的经济发展而同步发展的,是一个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的动力,所以航空业里面的就业机会,多数是服务性的机会。比如说是操作人员,每进一架新飞机要12—14个新的机长,还有维修和机舱服务人员,加起来每一架新飞机直接增加新的就业机会就是250个, 假如把间接的加进去可能有1000多个就业机会,而且这些工作是长期的。

  我们现在在国内有多种投资。我想特别指出两个投资,第一个是厦门,我们是把波音747-400飞机从客机改成货机的项目是定在厦门,747-400是现有最大型的飞机,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销售了1000多架。厦门这家公司大概有4000多人,其中1/4、大概1000多人专门从事改机方面的工作。另外我们上海正在定下第二个飞机维修和改机的合资公司,这一家公司计划2年后开始运作。波音公司在全球改机市场的占有率是90%,将来在改机方面,全球营业额里面2/3主要的生产点会定在中国。

  全球航空业的发展是和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全球GDP的发展估计是3%左右,所以客运的发展大概是5%左右,将来有发展的远景,不但是指全球的状态,也是国内的状态。其实就业机会,是跟这一条线直接连上的,因为每一个乘客使用飞机的时候,就需要有一部分的服务。我们估计20年内全球的需求大概有3万架飞机左右,中国需求大概是3400多架飞机。

  接下来讲一讲我的职业心得。我是1944年生在福建,1949年从上海到香港去,在香港念小学,到印尼念中学,到美国念大学。我从上海搬到香港去念幼儿园的时候,在上海已经念完幼儿园了,到了香港又要重复再念一遍,因为从上海话换成广东话。从香港到印尼去,我就进入了英文学校,香港念完小五,到印尼重新开始念小四,所以那个时候觉得生活怎么这么惨,什么时候能念完书都不知道。但是这一段时间过了以后,反而感觉到这些都是对我自己有益处的。所以,当时我们有的时候以为是一些坏的事,其实是假如你针对着你自己的发展,你能够把这些坏的事变成好的事。所以我觉得第一点就是deliver result,就是照着你自己的目标来达到你自己要做的事。业绩是你开始工作以后,这里也是最重要的,很多人说you’ve got to take care of the boss first,先照顾领导,有可能有一些人觉得这个成功,但是这个是不是脚踏实地的,脚踏实地是要自己做出自己的业绩,这是最重要的。focus and execute。

  第二点,depth and breadth。就是一个人的发展,你不单需要深度,你也需要有宽度。我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就是我从Emerson到通用电气的时候,那个时候是1980年,1981年是杰克•韦尔奇当董事长,他把公司大大地改革了。这个公司有一个很好的项目叫做“Leadership Development”,是专门聘一些在大学成绩非常好的学生,他们聘请他们两年,这两年有四份工作给他们来做,有的是厂里面,有的是在办公室,有的是做生产,有的是做服务,就是给你四个不同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之内,你要学习新的工作,同时也在学一个课程。再加上给你很多的机会去跟一些现在已经做成功的一些领导交流。有三个manufacturing management program的领导,他们有一天就来跟我面谈,讲了一个多小时,然后他们就问我:can we give some comments on what we think about you? 我说好。他们说,我们不但跟你谈过话,也跟你下面一批20几个工程师讲过话,我们感觉你现在做engineering manager这份工作会做到死。我说怎么说的?他们说,你看,你自己跟我们说,你对这个事做得非常满意,而且你跟你的部下的关系搞得非常好,我们问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很喜欢你。但是你从来没有想到,你在这一份工作,现在已经三年了,我们没有听你想要干其他任何的事,你只对这个事有兴趣,所以我感觉到你是不会往更大的规模来发展,你是直线上的,你最多再升一级做工程师管理人员的管理人员,因为你没有其他的想法。

  我想一想,这三个小家伙倒是有一点道理。后来我就发觉到,一个人在某一方面能扎根是非常重要的事,但是你也必须要学习在你本行以外的知识。举一个例子,我从GE公司2001年底退休以后,怎么样能够到波音公司来做这一份工作呢,因为我对航空业当时并不懂,我并不懂这个行业,但在人事,在财务,在cultural integration,很多很多不同的领域,我都有知识,所以他们感觉到我不需要对航空有现有的知识,可以学。因为我非常广,所以就能够适应这一份工作的需求。所以我觉得我们每一个同学,以后开始工作了以后,你要第一把自己要做的事,要做得好,focus and execute,把你自己的根扎得很深。因为假如你没有深的根的话,你往旁边发展,人家就看你好像什么都干,但是什么都不专。你必须有一个专的根,然后你就必须要想到depth。我觉得这是每一个人每一年要反省一下的事,就是现在是更深的时候,还是要拓宽的时候。

  我怎么拓宽?并不是从工程跳到销售,没有关联,而是从设计工程移到生产工程,design engineering to manufactory engineering ,这一步走了两年以后,就从产品方面的步骤,走到计划产品里面。这样一步步走,你就能够把你自己的能力做得宽,但是这个宽度是深的。因为每一走一步,是加强了你以前的知识。

  Clarity/Contract for Success Up and Down 就是我们开始工作都有老板,但是并不是每一个老板都希望他手下的人成功,都是老板希望他们自己肯定成功,但下面的人呢,谁对他是最有用的,这有一个perception是他脑子里感受到的。所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clarify,就是搞清楚我们对他的责任和价值。你的工作目标,和他的工作目标有什么挂钩。我现在每年要做我自己的工作目标,我做我的工作目标的时候,我先看我们的老板的工作目标,他是在哪一方面发展波音公司,然后我的工作目标就是要反映他的愿望。所以这有一个contract,这个contract可能是概念,你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你往那一方面走,这样你就能够不单干事能够成功,也给你的领导看到他的perception也是成功的。那么这个periodical review,就是因为这个世界变化很快,你不能说你上个月跟我这样说的,现在好像怎么改了,改的快的时候,你跟的快,就是你的强点,你跟不上就是你的问题,不是他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periodical review很重要,不是你一次定下就完了,你要找时间回去再重温一遍。

  Deliver solutions to your boss, not problem,很多人感觉到在公司里面,有很多做得不对的事,你把它指出来是对的。但是你不要只是指出问题,你要先一想一想,你先跟你的老板或者是某个人讲,有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是要挑剔,还是你要帮公司把这个改好。假如你只是挑剔,没有人要听,假如你要帮公司把这个改好,你先想一想,假如是你做总裁,你怎么改,你怎么处理,你要同时把这两件事提出来,不要先提问题,完了问你怎么办,“我回去再想一想”,先想透了再说。you never want to be the presenter of only problems,永远不要只做提出问题的人,而是要做提出答案的人,这个非常重要。不论做的岗位多高多低,同样的影响。我去找我的老板,找波音公司总裁,跟他说中国业务有很大的问题,他就看着我问:“怎么解决?”这是我的责任。

  Do your job-not other’s-if they can’t find the right career solution,这最重要的就是当你升级做别人老板的时候,多数情况下你升级做别人老板了,是因为你把这个工作做好,所以你比你部下更懂这个事,他不会干,你就干扰他,说你应该这样干,不能那样干。其实你怎么学的呢?你要让他有机会去发展,现在不是你的工作了,是他的工作了,虽然你能够去干,能够去指导他,但是你不要替他干。完了以后,假如你觉得干得不好,你帮他找别的工作,找一个能够干得好的人来做这个事。假如你不离开你部下的工作,你永远达不到你老板的工作,这不是你以后要做的事,是你老板要干的事,所以你越快离开你以前的工作越好。

  聘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对我下一层管理人员,对他们的要求最重要的是他们聘人的时候,必须招比他们能干的人。假如你不去招比你自己能干的人,以后怎么样能够帮你成功呢?这个问题就是自信心的问题,你是不是怕你聘的太优良的才干会抢了你的饭碗,你必须要有充分的自信心才能去招最好的人才。招最好的人才,让他们发展,有的时候他们会往别的地方发展,但是你的领导看你的时候,会觉得你这个人是有自信心的,这个人是能够培养人才的,这个人能够找到好的人才,这个是做领导最重要的一个品质。所以这个你要显示出来。

  You generally can’t communicate enough。你假如要跟别人沟通的话,不能只是在讲,更要多听。这也是很多国外的公司到中国来比较难克服的一个问题,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有很多好的东西,要到这里来执行。但是最重要的要先听一下当地的情况,其实比从别的地方照搬过来的多数会好一点。

  最后是leadership is action, not position,一个做领导的,不是你的岗位,而是你的行动。一个人的行动表明他是不是一个有领导品质的一个人,而不是他的职位定他有没有领导的职能。假如我们记住这一点,我们行事的时候就会做出一个领导的规模,这样很自然地我觉得就可以在做任何事时跟别人合作得比较好,而且能够把你的项目做成功。

  刚才讲的是做事的心得,但是一个做领导的人要有什么attributes,要有什么品质呢?波音公司有6个最主要的领导人的品质,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个,一个领导必须能够charts the course,意思就是把这个应走的路定下来,就是把策略,把远程strategy定下来。这个其实很容易做,很多人都能够做这个事,但是你要看下去。

  第二个,sets high expectations,就是你定了这一条路以后,你要把要求提高,要求提高并不是对别人说的话,乃是对自己说的话。所以第一必须把方向搞稳,第二对自己跟整个队伍的要求,我们要把它提高。

  第三个, inspires others,其实这最重要的是因为这样才能够达到high expectations,不然达不到,不但是你自己有inspiration,你整个团的人必须有inspiration。怎么样inspire,是这件事值得做吗?做出来对他们跟公司有什么影响,对他们个人有什么影响,对这个团有什么影响?所以inspiration,是让人能够把自己全部投入。

  第四个, finds the way。有很多人非常消极,比如说我承诺了今年达到1亿美元,但是市场改变了,我就感觉到这个不是我的承诺了,市场改变了,所以这不是我的问题,是市场的问题。这绝对不是finds the way,你承诺了某一件事情,环境一改变以后,你还是要找方法,达到比你原来承诺的更好的目标。

  Sets high expectation, inspires others, finds the way,是定完目标以后怎么样去执行,来达到这个目标。下面就是lives the Boeing value。概念就是Boeing value有很多的价值观,不能以片面的方式来做生意。因为每做一件事,要让整个团能够投入,这个必须是非常正当的事,而且你个人必须以身作则,所以charts the course, how to do it and be an example以身作则。

  Delivers the result。跟我第一点讲的是一样的,一定要达到这个成果,但是不能以不正当的方式来达到。假如有困难的时候,必须inspire others来find the way,所以这些是波音公司对我们每一个领导人的要求。

  最后,no trade off between performance and values,意思就是说你不能光专不红,必须又专又红。其实这个原则不论你到哪一个成功的、持久的企业,都不能改变。因为假如不是以正当的手段来做生意,没有一家能够持久得了,所以你看长期成功的企业,多数以这个为责任。

  我就讲到这。各位同学有什么问题?

  问:我是曹刚,来自土木系的,我想问你假如你还能回到学生时代,你最想干的一件事是什么,也就是你从青年走到中年的时候,有没有哪一件事感觉遗憾:在学生时代没有完成这一件事情?

  王建民:再回到学生时代,这是非常好的梦想。其实做学生的时候,我觉得我太书呆子了,整天就是念书,觉得分数是最重要的。但是其实你看现在很多全球化的领导,他们是在学生的时候,就不单只在课程上,在跟别人接触待人接物,和社交方面,很多不同的方面,都有他们的活动。我觉得我是在就业以后才了解到深度和宽度都重要。如果在学生时代就了解到这一点,学生生活会更好,而且可能起步得更快一点。我觉得做学生的这几年是非常宝贵的,单单把分数考高是太可惜的事了。

  问:你好!我是来自航天学院的研一学生刘玉室,我现在提出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很多学生毕业之后,从事的职业和他本身学的专业有很大区别,有可能是从文到理,或者比如我现在学力学,假如我想转到金融学,对我们有这种想法的学生,如何做好自己的职业规划,你能不能提一点建议?谢谢。

  王建民:我觉得在大学学的和你以后干的工作,不一定要同一条线,因为我觉得大学只是学习怎么样思想,跟怎么样做人。我其实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好的工程师,从来做梦也想不到做今天这种事,但是我的梦想是随着我的生活和环境的改变逐渐改变的,所以你进大学的时候选的课可能不是你真正喜欢的,或者你适应的,我觉得最主要的就是选到你能够完全投入的一种事业里面来。另外不单指是工作重要,企业也是非常重要,有一些企业是想你开始做哪一件事,就是学好以后做的事要做到底,有一些企业是让你逐渐地把自己改进。所以我觉得要一个第二种的职业,因为可能你一毕业以后,觉得最适合你做的事,过了五年以后,并不是最适合你做的事,你要找一个能够允许你改进和改变的环境,我觉得GE公司是这样一种公司,波音公司也是这样一种公司,有很多好的企业,他们重于培养自己的人才,假如你重于培养自己的人才,你必须允许你的员工们有机会去发展,所以不单只是行业,企业也重要。

  问:王先生你好,我是数学系的杨在杭,一个领导者和下属相处主要有两种方式,一个就是比较亲切和大家打成一片,让大家主动遵从你的要求,还有一种就是树立自己的威严,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领导大家前进的方向。请问你选择是哪一种,为什么你要选择这种方式呢?谢谢。

  王建民:这个问题非常好,其实不只是两种。刚才我讲的leadership attributes,波音对一个领导要求的素质,有些是单独的行动,chart the course,这是要把企业定方向,有些是合作的事,inspire others,那你跟你的员工没有connection,没有接触,就inspire不了他,所以两方面都需要。其实作为一个领导者,是一个很孤单的事,因为你的下属很多人跟领导打交道是不大自然,跟领导打交道非常自然的人,反而你要对他们小心一点。所以这是一件应该是一个很孤单的工作,但是我感觉到假如是你把这个inspiration 的工作做得好,这个结果就是你跟你的下属有同样的梦想,这样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关系就会很自然,有的时候他们应该是听你的,有的时候他们会说David,你现在做的事情不配合,你必须要改一个方式,你必须要能够让你的同事们他们能够对你说这些话,不然没有用,你一个人想不到所有的事,你为什么要聘那些人,就是要听他们说走这些路比较好,所以你必须要营造这样的环境。第一没有人跟你抢先,第二大家要合力把这个推进,所以就可能没有选择你两者之一,但是两者都要。

  问:王先生你好,我是来自化学系的,非常感谢你刚才精彩的讲演。我想了解的是你看你对自主创业有什么看法,谢谢你。

  王建民:自主创业是非常好的事,但是也是非常难的事,所以我很佩服一些能够自主创业的人,他们有他们的理想。但是有的时候他们为了自己的理想也有非常大的牺牲和投入,所以这些人是可敬佩的。但是这个不是每一个人能够做到的,而且我觉得自主创业也不是必须从开始就必须有的,有的人是到工作一段时间,发觉其实我现在感觉到这个市场没有人去碰,很多自主创业是他们已经有了某一方面的市场的经验,他摸到了那个市场没有人满足的需求,这样才能够创业。自主创业是要有一个基础,所以你找基础,要么父母亲给你一大笔钱,这是一个基础,要么你找到一个市场的机遇,有了这个基础或者条件以后,我觉得这个是值得做的。

  问:王先生你好,我是赵凯,作为GE和波音公司的总裁,达到你今天这样的成就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是什么样的原动力激励你达到今天的成就?第二就是你在职业发展当中有没有低潮时期,如果有你是怎么样渡过的?在人生职业发展过程当中,有什么样的障碍你觉得是最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谢谢。

  王建民:每个人都有低潮,有的时候低潮是跟有一些人的关系处理不好,有的时候低潮是事业实在成功不了。但是刚才讲的一些leadership attributes,一个最主要就是Lives the Boeing values,就是你要有个人的很强的价值观,就帮你能够站得稳。我还记得第一个低潮,是在美国我那个时候做一个设计工程师,我设计一些东西拿到实验工厂里面让他们在做,但是这个工厂的领班不喜欢中国人,就一直跟我敌对,我就不管他,我去跟这些工人们交朋友,他们一看见是我的工作就先做。后来他打电话,大骂了我一顿,我那一天感觉到心里面很不好过。后来想一想,这个人什么鬼,我干吗要听他的,所以那个时候我去跟他大吵了一架,我想一想我自己的价值,肯定是高于他对我的看法,我有自信心,我不必靠别人,所以我觉得这样就帮我度过了这个低潮。后来我的同事们,他们都帮我去说他,所以我觉得高潮和低潮都会有,你不要被低潮打倒,也不要被高潮把你的头胀大,这个很重要。

  刚才讲到自主创业,我想插一句。我还记得刚在中国办第一家公司的时候,是生产CT的,那个时候CT基本上都是从日本过来的,所以跟很多日本人工作。他们说,王先生,你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我们相信你。他还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日本人和中国人性格不一样。比赛的时候,一个日本人对一个中国人,中国人肯定胜;两个日本人对两个中国人,可能是平等,三个日本人对三个中国人,肯定他们胜。我说什么意思?他说你们是一盘散沙,大家都要自己创业,没有人想着支持别人。所以我想其实能够团结合作,建成一个有规模的,有长久价值的一个企业,是非常值得我们投入的一件事。

  问:谢谢王先生。我是软件工程的谭经魁,我想问一下两个比较技术一点的东西,就是我们现在中国发展自己的大飞机,我记得空客发展的过程中,实际上应当说空客的技术还可以,但是由于美国避免他的竞争对手,就设置一些贸易壁垒之类的技术上的东西,就是打击竞争对手。我们中国在将来,作为一个炎黄子孙,为大飞机发展提一点建议,就是能够走入市场,走入美洲的市场。另外就是波音好像在普通人看起来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是我想我们中国一些小公司,跟波音类似的航空企业合作的话,可以在哪些领域有一些合作?谢谢。

  王建民:我先答第二个问题。波音公司在中国有生产的投资是在天津有一家厂生产,大概是500多吨,生产非常成功。另外我们有生产的投资,我们有国内供应商,我们对待他们好像我们自己的人一样,把我们“精益生产”的管理技术都转给他们,让他们的生产线在产品质量上和我们的生产线达到同样的高度,所以这个我们有很多这方面的业务。另外有服务业方面,比如说上海和厦门,就是不单是飞机维修,也是有飞机改装,这些业务上都有很多的机会。我想一些国内的小公司可以在这方面想。第一个问题就是说中国要发展大飞机,就是我刚才讲的单通道飞机。这是一个中国的愿望,我觉得是很自然的,因为一有市场,二中国人感觉到自己有技术。我觉得航空业有一点,不是技术,也不是市场,乃是一个credibility——可信度。为什么?航空业最主要的是安全,所以波音公司和GE公司形式很不一样,波音公司非常process oriented,照规矩办事,GE公司是要创新要快,波音公司要保守,要稳。我觉得中国要在生产飞机上成功不难,再把产品推广到全球这个难度比较大。这是因为中国人多数比较能够创新,而不愿意一直照原来的方式来做,我觉得我们能够克服,但是要克服的不但是我们自己的能力,乃是加上别人的看法。

  举一个例子,我们787飞机,现在推迟了6个月,所以是明年大概11月左右交货第一架飞机。虽然推迟了6个月,我们到现在为止已经卖了710架,50家公司已经订了,没有一家航空公司见过这一架飞机里面是什么样的,也没有进入这架飞机坐一下,怎么能够卖出这么多呢?他们买的是波音公司的信用,你说什么时候交货,不交货的话你会赔钱,而且因为你尊重你的商业条件,所以你不会延得太长。而且交过来的货,是会跟你的技术标准相称。所以,我觉得中国有决心走这一条路,但是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路。

  问:王先生你好,我是来自建筑学院的,我叫许飞,我也是财富论坛的学员之一,很高兴向你提问题。你刚才提到大公司、小公司,还有跳槽的问题。你刚才说大公司是一个非常大的团队,有很大的系统,会保守也会按照一定的风格走下去。但是小公司涉及很多opportunity给我们,所以这个角度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我们自己要主观选择来讲是怎么样?关于我们跳槽的问题,很多人跳槽,因为他们主观选择机会很多,摆在他们面前的道路也很多,而且很多的公司可能我在这个时段他没有看到我的价值,但是如果我走到另外一个公司待一段时间,我的价值发生变化,如果我要回头,比如说我从波音公司跳槽到空客,再从空客回到波音公司,波音公司会不会好马吃回头草,还是有其他的问题?谢谢。

  王建民:这个问题很好,但是我很难回答,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要看这个人到底达到depth and breadth,怎么达到,你是先发展深度,还是先发展宽度。那么你深度到底在哪一种企业发展,也不是说小企业不能发展,也不是说到了大企业就能发展,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看你觉得你个人要先在哪一方面扎根,然后找给你这种机会的企业。那么扎根的时间是一年、两年做不了的。现在很多人因为商机很多,所以跳槽很快,这些人就没有深度。以后做真的领导,我觉得你必须要打好基础,不必太急,这两年是好机会,但是中国好日子还多。所以,我觉得不要心太急,要做得自己满意,其实你看一个人做得很有钱很有钱,有的时候生命不在自己手里,所以你要做自己满意一点是很重要的事,你要找一般合得来的人也是重要的事,主要是生活没有一样东西最重要,是平衡最重要。

  问:王先生你好,我想问一下两个问题,第一就是作为一个管理人员,你觉得像你这样先做工程师,然后以后成为管理层,还是直接学管理科班出身更好?第二个问题就是你在GE待了那么多年,现在在波音,你觉得这两个公司给你的最重要的东西分别是什么?

  王建民:我觉得一个人开始的时候,很少能够开始就做管理的,除非是父亲非常有钱,有公司让给你来管。一个人要管得好,你必须懂管的是什么东西,所以还是必须从开始执行办具体的事开始。但是并不是说那个不是管理,因为那个时候就开始有管理的概念,就是你管的虽然是一件事,但是你资源从哪来,你怎么样待人接物,让你的项目能够成功,你怎么能够有更多的信息,让你能够把这个项目随着真的需要走的目标来走,所以你对每一件事,不论是大事小事,都能够以一个完整的管理思想来做,你从这个思想开始做的话,以后有机会的时候,你会成功的拿到那个机会。谢谢各位!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的回答。下面我们有请王先生赠送一句话给大家。

  王建民:我要送的一句话是我刚才的心得理念最后一句话,leadership is action, not position,everybody can be a leader,每个人都可以做领导,leadership is depended on who you think you are and what you can do,条件是你觉得自己是怎么样的人,你对自己的看法怎么样,这样就是一个成功的经理。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下面请学生代表为王先生敬赠鲜花。同时我们准备了一份精美的礼品送给王先生,由我们联会副主席赠送。这是清华大学一个双瓷杯。王先生今天有一些感冒,他坚持给大家说完,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再一次用掌声感谢王先生,给我们带来这么精彩的讲演。

  谢谢王先生。感谢王先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清华大学演讲,JA志愿者日暨清华学子财富论坛第68场活动就到此结束了,感谢在座的各位。

  (根据10月20日活动录音整理编辑)

 

更多精彩发言及参与者反馈请登陆搜狐"JA志愿者日“专题http://news.sohu.com/s2007/jazhyz/






Re: (转贴)“JA志愿者日”活动精彩演讲(三)

2007年11月21日 17:41 by resee
leadership is action.非常同意,其实现在真的是非常缺少脚踏实地做一些事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