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地铁的时候,屏幕上不断地播放着一段广告 - 广告达人濮存昕的一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有人问我公益广告的目的,是否真的能改变人们的陋习,我的回答是,当然能。人们也许不能一下子改变那么多,但是公益广告就像一盏灯,他照亮的地方多一点,黑暗的地方就少一点。”

 

我一下子联想到JA的Impact不也如出一澈吗?CG也许不能马上帮助学生找到一个方法,可它能帮助学生在职业生涯开始的阶段少一些困惑,多一些执着;GBE也许不能让所有学生都能在几堂课后就能成为一名遵守商业道德的职场新人,可它最起码能帮助学生获得恪守商业道德的一些意识,并建立对商业社会的信任和希望;CP也许不能将学生变成一名有创业者,可它能让学生体验一把创业的激情和冲动,最重要的是,了解这当中的种种责任;当然,上Mmbiz的同学也未必变成理财专家,可是它能给学生开启一些理财的意识,掌握一些实际的技能...

 

JA,JA的课程不就像这盏灯吗?

应仝磊同学的提醒,我决定继续我对自己的承诺-每2周发一篇Blog!!! 我知道这对我有点难。我之所以决定在公开我以前不敢写在这里的承诺,是想以此来鞭策自己的坚持。 

 

“承诺”似乎有点沉重...让我们来轻松点吧...我亲爱的同事们,如果我没有兑现它,一次请你们吃一次吃冰淇淋...好好...

 

今天再来说说JA能带来些什么?JA中小学的课程尽管取得了很多成绩和关注,可以对于内容设计里让小学生学习经济商业知识仍然让有些人不能完全理解。他们虽然认同课程设计先进、形式活泼,却也对于教一个小学五年级学生"国际贸易“和"4P"的作用不以为然,这其中不乏教育工作者,甚至是志愿者。这些,我都理解。因为对于这一点,我也曾经怀疑。可是随着我更加深入和全面地了解我们的课程项目,尤其是亲历这些项目对于同学们后的影响,我的想法变了...

 

今年9月15日,JA项目首次来到无锡。在一所小学里,来自铁姆肯公司无锡工厂的总经理应邀参加了简短的开场仪式。他很认真,从腰间掏出一张纸,开始致辞。原来我以为这又是常规性的一些客套开场,想不到,他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在美国,一个10岁大的男孩第一次参与了一个叫做JA的活动。在这里,他和他的小伙伴们组成一个小团队,他们工作非常努力,营销他们的商品...最后这个小组在他所在的小城市赢得了“Company of the Year” ...

这是这个男孩一生当中的第一份工作。

这之后,男孩去了一个美国家喻户晓的餐厅工作,那就是麦当劳。他一边念大学,一边在麦当劳的好几家餐厅工作。他发现在JA那里的经历很管用,努力工作让他获得了成功。同时,JA的经历也帮他更好得理解这份工作,了解老板的想法。

毕业后,他去了一家美国著名的公司-Caterpillar。年轻人很喜欢这个生产大机器的工作,同样,他发现当年在JA的经验帮助了他。 现在,他要生产产品,要使客户满意,要理解这些“大生意”。可是说真的,这些事跟当年在JA的体验没什么差别,只是一个更大版本的JA活动...

几年后,这个年青人决定回到学校学习一些的商业知识。

他在JA经历所打下的基础,他在大学学习的称为一名工程师的知识,他在麦当劳所体会的工作态度以及他在Caterpillar所学习的商业技能帮助他到了非常棒的商学院学习。

在商学院里,他发现他学习到的就是当年在JA经历的基础理念的一些深化和细化。他学习了制造,财务,销售和市场。

商学院毕业后,他去了另外一家著名的美国公司,在这里他做过好几个不同的工作,最后成了铁姆肯公司无锡工厂的总经理。

是的,今天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站在你们面前。

我想分享给你们的是,我的经历看起来就像一条直线,而JA是我人生经历中了解商业的第一站,很重要的一站。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段经历对我这么重要,但我可以说,今天我又回到了起点,从事着我当年很喜欢的那份工作。

好了,故事讲完了。我想说,教育不是立竿见影的事,可是它是一件可以影响,甚至改变人生的事。但愿我们所有的教育工作者,志愿者,还有赞助商都能理解这一点。

 

 

这些日子由于做Migrant School项目,workshop和Job Shadow Day的关系,频繁地在各大公司进行宣讲,培训志愿者。几乎每到一处,我会先做调查,是否有人听说过JA或者参与过JA举办的活动。特别有意思的是,几乎在我所面对的每一个人群,或多或少都有那么几个人,曾经参与过JA举办的活动,听过JA志愿者的课。

一个来自IBM的志愿者 - “我想起来曾经在交大念书的时候,我参与过一个求职面试的workshop,觉得帮助挺大的。”

一个来自陶氏化学的志愿者 - “我在复旦曾经多次报名要参与JA课程,很遗憾都没如愿,现在能参与志愿者,我感到很高兴。”

一个来自微软的志愿者(我在workshop时碰到他)- “2年前,我在这个教师听志愿者讲课,今天我能跟学弟学妹们分享我的经验。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

接到一个电话 - “Isa,记得我吗,两年前我在华师大上过JA的课,现在在一个公司做人力资源,很想回到JA为现在的学生做点事。”

这不禁让我想起几年前,作为一个JA的员工,当我很多周围的朋友,向很多企业的员工介绍JA志愿者时,大多数还是一无所知,极少数了解JA的志愿者都是有过海外生活背景的人。可喜的是,最近的新志愿者中相当一部分就是当年接受过JA教育的同学。当年志愿者的行为已经很快地在这群学生身上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如果有人问我,JA能带给这个社会什么,首先应该是对中国青年一代价值观和品格发展的一点点贡献吧,确切的说就是“志愿者文化”和“志愿者精神”。尽管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就鼓励人们“助人为乐,与人为善”,可是这种“帮助别人”的风气并没有根植为一种“文化”。尽管在当今社会,似乎“志愿者”随处可见,政府动辄号召上万的志愿者进行社会服务,可是这种行为并没有真正成为个人的一种选择,更多的是来源于“政府号召”和“行政推动。”当然,这种推动和倡导固然能产生一些好的结果;可是,缺乏了“志愿”的选择很难对一个人产生长远的影响,也很难将这种行为发展成一种生活选择和方式。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很多人把志愿服务理解成“一生一次的消费”。其实,在JA的志愿者中也不乏这种想法的人,可是当他身处这样的环境,时时刻刻也在被别的志愿者所影响,所感染。慢慢的,他们的想法和行为就会发生改变。

虽然现在JA课程,JA志愿者对学生行为的影响更多地体现在大学生身上。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那些接受过大学生志愿服务的小学生们会接过“志愿服务”的火炬,一直传下去...

在英文中,信守承诺应该是翻译成 Committed。 我记得在志愿者培训时,总是用来要求志愿者的。可是,事实上,做到Committed还真的不算一件容易做的事。

 

当初开博客的时候,我斗争了很久,原因是我不希望自己半途而废,我对自己要求至少要做到2周一篇;我也知道自己有惰性,工作繁忙,还有一些”没有心情“抑或是”不在状态“等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让我怀疑自己是否坚持得下去。到了真正做起来了,过程中还是会有起伏,真的怀疑这"对自己的承诺“是否能实现得了,可是一旦你越过了这个障碍,感受到更多的是快乐。

 

这个过程大概跟做志愿者的经历一样。记得一次在强生医疗培训,一个深受学生欢迎的JA志愿者与新志愿者分享她的经历,朴实和真诚的语言真的让大家深有共鸣。她说:“我每一次我在选择是否继续做(志愿者)下去,都是特别矛盾的,可是一旦做了,感受得更多的是快乐,觉得很值得。” 这话也许听起来很漂亮,可是一个同时兼备母亲,妻子和女儿角色的职业女性在周末参与志愿者工作已属不易,可是如果你了解她已经坚持这个工作将近3年了,近30个周末的Committed啊,真的不那么容易。

 

她的名字是左颖晖,今年的JA志愿者超级明星。

 

 

与所有营利机构一样,非营利组织发展的重中之重是“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好的团队。首先,非营利组织需要一群有热情和重承诺的人的参与。相对于营利性行业,这个行业对人的需求更加注重其对于事业和使命的热爱,激情和乐于奉献的特点。非营利的工作大多和影响和造福一群人,传播一种理念分不开的。本身具有热情,有领导力和感染力的人往往能更好地完成使命。

 

其次,非营利行业的特点和性质往往需要团队具有运用自身的能力整合和调配社会各方面资源的能力。区别于一般的草根的非盈利组织的成功还在于其团队的职业化程度和综合素质。而一个职业化程度和综合素质较高的团队无疑在整合和调配资源方面具有优势:试想一个不具备职业化素质的筹资者在取得赞助方的信任,顺利进行项目沟通,报告项目结果等方面是如何之难。

 

Last but not least,团队合作和团队精神在非盈利组织团队里显得格外重要。一个项目的实施很少能靠单打独斗完成的,过程中往往需要不同角色的配合和协作。跟营利组织不一样,为了节省成本,往往事务性的事情都需要亲历亲为。这个时候,团队精神不仅仅体现为分工协作,更体现在大家的互相体谅和相互支持。

 

在我所在的JA团队里,我看到了这些,我深深地为他们自豪!

19日,在久事大厦玫琳凯有点拥挤,却很Cosy的会议室里,举行了JA China董事会。

 

8点,董事和其代表们准时到达,飘着咖啡香的董事会在温馨和亲切的气氛中开始。在简短的新董事欢迎仪式之后,JA管理团队对项目,筹资,政府关系以及发展计划进行了报告。跟大家想象中的董事会不太一样,不仅仅是听管理团队的汇报,董事们对于JA项目和发展非常关注,提了很多细节的问题和建议。更多的是,他们也Offer了很多Help, 既有从资金角度的,也有从亲身志愿角度的... 整个会议不长,但是我看到了willingness and passion to help out

 

20日,在靠近徐家汇的天平宾馆一个200多平米的JA志愿者Party上,我再次从很多志愿者身上看到了很多的willingness and passion to help out.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举行志愿者party,但是今年取得的成绩却让我们团队,相信包括所有的志愿者记忆犹新。 2个多小时里,通过现场Auction和义卖,我们筹得了2万8千多资金,这笔资金将用于下次的志愿者Party!

 

来自董事,志愿者,学生,老师,媒体...所有的Shareholder表现的willingness to help, did you see?

 

Do who you are! - 谢谢董事长在我第一篇博客的留言!鼓励好大噢,看来要继续再接再厉了!

 

我想你希望对我,也是对大家所说的就是:做与自己信念一致的事!Do what we belive!

 

是啊,每个人也许都会说“我希望做与我个人信念一致的事,但是等我以后有时间,等我以后有钱,等我以后..." 。其实,做与自己个人信念一致的事并不一定需要等那么久,也没有那么多“如果”。

 

昨天看一个纪实频道,有句话听让我印象深刻的。写下来给大家一起分享,以免忘记-有理想的人生总是有痛苦,没有信念的人生没有真正的幸福可言。

一日,与朋友聊天,他说“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事,我从来不做!”为什么不能为他人做嫁衣裳呢?如果别人在你的帮助下,穿上了“漂亮的嫁衣裳”,“找到了好归宿”,不是很美的一件事情吗?

 

仔细想想我们的志愿者每天不都是在做着“为别人做嫁衣裳”的事情吗?比如一个资深的职业人士,有很多有价值的人生经历和经验。他是选择独自一个人回味,还是选择与年轻人分享呢?听到他分享和忠告的年轻人从这些经验中成长了,历练了,也出息了。年轻人的出息也许超过了他。在若干年之后,年轻人想起曾经得到的帮助,也选择“为他人做做嫁衣裳”,帮助另一些年轻人“找到好的归宿”。当这种“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想法和做法深入每个人的骨髓,生生不息时,每个人都能从别人那里获得帮助。到那时,我想也不需要担心“没有人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裳了”。

 

我从一个曾经的志愿者那听到过类似的故事。她说她之所以乐此不疲地热衷于志愿者工作就是因为她小时侯刚移民到美国,得到了很多当地志愿者的帮助,从报税,求学,到成长的指导。所以她希望一有机会也能为别人做点什么,只有这样,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才能像她当年一样得到帮助

 

这些话说起来漂亮,可是我们扪心自问:你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裳吗? 落实到行动上,也许就不是那么漂亮了。所以,我尊敬每一个有责任感的志愿者

 

韵酿了很久,终于决定在2007年的开始的时候开我的第一个个人博客。

 

对于我这种除了JA E Community很少上其他论坛的“菜鸟”,开博客此举无非有两个愿望:博客日志应该是一个好的平台与大家交流一下对于JA,对于非盈利工作的一些想法。当然,也希望借此倡导大家对JA网上社区更多的关注和参与。

 

对于特定职业者总是有很多种称呼,比如媒体人,广告人,音乐人...等等,从事NGO、NPO行业是不是叫做NGO人呢?

 

工作的关系,常常有很多与人交流和沟通的机会。常常会被问到最多的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行业,而且一做就是56年?”在很多人的想法里,这是个“非主流”的行业,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也往往被附上某种色彩。在经典的对话中,一般有两种情形。大多数的情况下,对方在听过我对工作内容的解释后,无一例外地会表现出对“高尚职业”某种类似崇敬和佩服的神情。 另一种情形是,对方马上收起最初的兴趣和热情,转移到别的话题上去了。这大概是因为在对方看来,也许这项工作的内容和目标也许离他们太遥远,甚至难以理解吧。对于第二种情形,也许会令人有那么一点点不爽,但是我非常理解,因为每个人有选择喜欢或者不喜欢公益/志愿者的权利。而对于第一种情形,我同样非常感谢这些善意人们对我们的鼓励。可是,我也更加希望当我们大家说起非盈利(NGO/NPO)这个行业的时候,就像说起一个如同医生、教师、咨询顾问一样,把它当成一个Profession来看待。也许到了那个时候,当从事公益这项工作真正地被社会当作一项职业所认同和尊重的时候,NGO/NGO这个行业才能真正取得较大的发展。

 

从事这项工作也许的确有一些特质,比如我就发现,我的同事对于工作都更加富有激情,更加以帮助或者影响了另一群人而欣喜,当然,相比较于其他行业,它又更加强调“奉献,付出”等等。所有这些可以成其为其行业特质的一个部分,却不要将这些独立于所有行业之外,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也不要被冠以过于特殊、神秘,甚至“高尚”的色彩。只有这样,大家都以非常平和,以看待众多职业其中之一时,更多的有识之士才会选择它作为职业发展的机会,这个行业才能获得长足发展的基石 愿意投身到这个事业的人才。同样,与其他行业一样,这个行业也必须拥有实现这些人才个人发展的土壤和肥料 前景良好的外部环境和合理的内部机制。中国现行的历史条件下,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应该已经为NPO/NGO创造了很好的前提条件。选择在这样一个行业发展应该也为个人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大的社会舞台和机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