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些许废话,些许牢骚,些许情

四年大学,四年JA

 

08911,四年前的大学报到日,四年后大学毕业已经两月有余。回想起来没有过多关于憧憬,失望,留恋抑或不舍的感受,因为日子一如既往的继续,不做停留。不过偶尔转头看看,过去四年做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有时候也侧过脸瞧瞧,周围哪些人正与你一同前行。思来想去,如果可以标签记忆的话,大概频率最高的主题词是JA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是一个悲观色彩很浓的人,看待事物总要夹杂着灰色的背景,并不时的流出几滴伤感的泪水来衬托自己实则可怜的忧郁。事实是,我既没有赢得女性的青睐也没有尝试去改变过自身和周遭。最为宝贵的青春在一声又一声无奈的叹息中消散。也许自己真的抓住了那么丁点的尾巴,有天忽然明白过来,为人所不知的苦恼是自己根本没有让别人所知的消极态度。顿悟之后,及至大学,我的性格中已经参杂少许积极的色彩,也正是这个时候遇到了JA

 

到现在已经很难回味整个过程,有时候是很清晰,有时候却渗入很多情节化的转折,例如“如果不是……”,“正好那个时候”,“只有……”等等。缘分这种东西,鬼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然,有怀疑,有争论,有选择。这一系列的行为之后,我便变成了我们,一群被标签为“伙伴”的年轻人,不得不引用一句非常平庸非常俗的话——“音容笑貌,恍如昨日”。时至今日,滤过那些四年的分散离合,人来人往,我们变成你们,也会变成他们。

 

四年的时间,我们建立一个优秀的团队,他们仍然在成长,在一系列模糊繁复的社会现实中寻求学生一些理想和功利。在最初的两年里,我们没有认真的把成长作为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我们只是想要活下来。尽管我们无数次的谈到它,渴望它,崇拜它。这在某个阶段几乎成为一种可怕的迷信。可怕的地方在于超脱自身实力的成长实在是一种折磨和摧残,它一方面使那些不断努力的奋斗者在各种各样伪装的支路上浪费精力,一方面那些随后的继任者则怯懦于这种尝试。

 

这样的事实太多了。为了获得某种允许和便利,我们破坏了规则,结果却是权力机构更加严厉的警告和更为艰难的障碍。为了某种表面上的成熟,我们自以为是的借用理论和套用现实,却看到了臃肿的组织,疲惫的学生。为了达到一种最终效果上的成绩,我们往往忽略了一个团队的难以为继的现实。我们迷恋着种种形式上的成功,抱怨着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事实,懈怠于自我满足的喜悦。更为甚者,我们所服务的群体也强烈着表现出最为稚气和浮夸的一面,追逐名声、追逐辞藻、追逐表现。这些事实也毫不例外的羁绊着我们试图前进的脚步,不知不觉中影响一个又一个的“我”。而多数时候,我们无所察觉。

 

四年过去之后,我本身的悲观情绪依旧加重,热情逐渐被理智所取代。我认为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学生擅长模糊未来和现实、自己与他人的界限,大学生则尤为典型。我们谈了太多的比较,太多的展望,极少数会想到低下头去看看脚下的路基是否已经打实,也很少有人会在计划表的第一项上尽快打勾。滔滔不绝的说辞正充斥着我们的耳朵,我们反感浮躁却又特别迷恋浮躁所能创造出来的幻景。事实上,我们依赖于浮躁的情绪,在痛斥、沉思、激辩之后,依然继续着高于现实的生活。在历史和社会的变革中,我们复杂化了思想和生活,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甚至颇为自得。我们其实是很现实的一代人,所谓前途、上位或者解释为权利和金钱的欲望,是我们对于更好的生活的最基本的追求,我们趋利而为,却极少承认这一点。国家、社会和民族对于青年一代即是十多年思想教育的概念,也是个体对于伤害的恐惧的集结体。这些恐惧除了一部分是人性中天生对未知世界的不安,另一部分何尝不是这个时代亦独有亦无异于其他时代的产物。

 

好在我们仍有勇气与毅力。尽管这些品质此时此刻显得愈发珍贵,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在青年身上看见它们,依然可以从我们所引以为傲的志愿者身上发现。几个月前,临近毕业之时,我看到我们曾经所奉献过的团队没有停留在过去的成绩,并以一种我们一贯的执行力来赢得学生的尊重时,我明白希望就在明日。

8 篇评论

Coordinator的生日

昨天是GBE课程的结课,昨天的昨天我们的Coordinator也是刚满××岁的生日,于是GBE团队打算“偷偷”腐败一次的(不告诉我T_T),但是被我们这些在各个高校CG课程中游荡的人们“恰巧”碰上了。本着不吃白不吃的精神,这顿饭蹭定了!

 

老实讲,这顿饭吃得还是蛮开心的,这下倒是理解为什么财大的聚餐会十分受欢迎的原因了。昨天有我们可爱的Coordinator范范的煽情,有SJ预定的紫玫瑰蛋糕,有我点错了的一盘苦瓜,有一张值得被大家嘲的脸,有一张时不时冒出关键词的嘴巴,还有一个电瓶车的故事——我们某位同志要去参加GBE的结课,骑着一个电瓶车“嘟嘟”的过去了,结果迷路之后问了一位老大爷,然后很不幸的走了相反的方向,正当他奇怪于为什么传说只有十分钟的路程走了几十分钟的时候,电瓶车没电了,于是他只好郁闷的骑着电瓶车回家充电,那么他的那份蛋糕我们也就帮他解决了。

 

算起来,昨天可谓是老中青三代同桌了(我不幸做了那个最老的T_T)。酒饱饭足之后,我们还是扯到活动的开展上面来。感动地听着学校的“中坚们”表达着对于JA培养的感激之情,也十分欣赏团队的“未来们”独到的见解,这个时候还是觉得这里像是一个家庭。其实过程中,很多朋友也毫不留情的指出课程的问题,顾问的不足,甚至我们的缺点和疏忽。往往来说这一点倒显得要更为重要。这种可以坐下来,平心静气的沟通各个方面的问题,也正是我们曾经所追求的目标之一。

 

不论怎么讲,昨天的那顿饭算是吃饱了,对于我来,这个要显得更为重要一些,祝各位以后也能够经常安安稳稳的吃饱饭吧。

8 篇评论

转发游记……南游记第一回——云南印象

假期在外面晃悠了三个星期,感受还是蛮多,和Judy聊过之后,更有冲动把自己写的东西拿出来给大家评论一番。所以在这里“转发”一下自己的东西。如果有你们喜欢的句子,记得告诉我啊!

 

南游记第一回——云南印象

火车快到昆明时,朋友问:“你激动吗?”
可惜,半点感觉都没有。
大概自己就是这个样子吧。
平时总是说容易被细节之处感动,但很多时候是没有什么惊讶的。
可能惊讶的东西早就做了白日梦,面对现实的时候则要淡漠的多。
所以,整个云南之旅,在一种简简单单中开始。
而今天,我所兴奋的是,在云南的日子,最终如同淘金者盆中的黄金,从昏色的沙砾中发出令人醉心的光芒。
 
在旅途中,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不过,它们更多的是要融在窗外的风景中。
我带不走。
而带不走的,又何止这些。
远处的山坡上郁郁葱葱,阴晴交错,却是半空浮云的投影;
山下是星罗散布的树林,点缀其间的是大片大片的杜鹃花,凋落的花瓣如同水中的倒影不可琢磨,不忍触碰;
可以一望无际的看到山脚下,似乎全无遮蔽,山腰处则是一不小心飘过的白云,是神无意间的错笔吧。
那个时候,自己会想停下来,希望静静的待在那里,和时间一起。
逐渐习惯这样的风景之后,却无法回忆,或许做梦的时候还有机会。
云南是如此,连记忆中的风景都要留下。
 
彩云之南,是哪里呢。
生活在别处。
即使生活不再别处,旅行也一定在别处。
别处就是云南吧。
既然是个过客,往往要生出许许多多异乡人的苦涩来。
可惜云南正如前面的小气,这点感叹的机会都不会给你。
酒吧里的快意,
乐吧里的柔软,
书吧里的慵懒,
连喘息的声音都生生的慢了下来。
一杯咖啡,
一碟涂了黄油的烤面包,
竟然耗去了好些日子。
即使自己真的来到在儿时的梦想里,
那静静听着的自然,
偶尔的洋溢着温暖的笑脸,
以及手中的青稞酒,
会以为活在岁月的背面。
彩云之南,是心中的日月吧。
 
总是会有归程,可是无法立即回到另一个香格里拉——家。
如此总要带来些可有可无的麻烦,例如知道要走了。
离开云南的念头也许是永远不可忍受的。
在这里,我终于发现自己心中那块宁静的地方。
以至于我相信,在余下的日子里,我再也无法找到能够如此接近世外桃源的世界了。
每至于此,不禁有些落寞孤寂的苍白感。
当自己真正意识到要就要离开时,失落的情绪夹杂着种种嫉妒的心情,就像彼岸之花一样,不知何时冒出来这么些。
就在云南遗失的这些时光,如同一次艳遇,归于平静之中,平淡在身边一个个故事里。
但是心的某块地方,不经意间,有了印象。
 

1 篇评论

曾经

论坛开通这些天,看到很多朋友的故事和经历,不免会想起自己的过去。不知道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竟然幸运的遇上了一群好伙伴和好同事。记得春天的时候,朋友不解问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的精力在JA的上面。我想,是因为我爱着她吧。

 

回头看看,脑海里是一张张熟悉而又渐渐模糊的脸。突然发现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都是和自己在JA里一起付出过的人,或者因为JA而相识的人。原来,我一直生活在JA的圈子里,远胜于自己的学校。这并不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情,相反,现在看来对自己是不利的。也许在JA内在精神的鼓励下,我才会鼓起勇气一个人出去走走看看,寻找另一块世界,可最终脱离不了的,依然是JA——能够中断我旅程的事情是GBE的比赛。也是因为JA,才知道作为一个志愿者的付出,不是什么赛会的服务者,而是发自内心的愿意帮助别人,甚至接受别人帮助的人。也许是浅显的解释吧,可看到别人幸福快乐的笑容时,所有的疲惫都有了意义。并不是为了获得什么,有什么样的荣誉,抑或提供如何的帮助,这里是我的生活,这里有我的快乐。

 

这两天做了学校的PhotoStory,看着许许多多的照片,回忆过去的日子,写下一个又一个的“曾经”,挑了一个音乐背景——陶吉吉的“就是爱你”。

 

我告诉朋友:“大概爱是不需要理由的吧。”

8 篇评论